國定古蹟嘉義舊監獄

獄政趣談

高級監獄是囚犯天堂

(96)二月四日國內媒體各大報以重大經濟犯王又曾先生潛逃美國,被拘於洛杉磯附近橘郡的「聖塔安納拘留中心,據媒體轉述,該拘留所簡直是一座「高級監獄,舖地毯,伙食佳」其實,外國監獄的管理,千奇百態。如果從行刑處遇內涵觀點,對收容人而言,堪稱得上生活舒適者,皆屬之,爰舉數例予以說明: 

 

北歐國家的「模範監獄」

 

一、美侖美奐的挪威監獄

    挪威的「巴斯托呂島監獄」湖光山色,受刑人可以滑雪騎馬,有如住進度假村,這座監獄位於「奧斯陸」以南七十五公里,四周環境幽美,在內服刑的一百一十五名收容人,有殺人犯、強姦犯、劫匪,據典獄長阿爾內斯說:「我們要相信人性本善、每個收容人都明白他們的選擇,是安心在這裡服刑呢,還是亡命天涯一生?」。這座監獄之管理,非常信任受刑人,不但沒有高牆鐵欄,而且六十九名戒護人員,每天下午就下班回家,受刑人若想脫逃是非常容易的事,而該監之典獄長阿爾內斯,希望藉此教導受刑人的責任感、信任及尊重他人。

 

二、沒有監獄感覺的芬蘭監獄

    芬蘭在歐盟成員國當中,監獄人口最少的國家。據媒體報導一位監獄常客的受刑人「安迪」先生,向參觀監獄的外賓說:「如果一定要當犯人,我很樂意在芬蘭當受刑人。因為這個國家的獄政制度,讓我很放心。」其他奉公守法的芬蘭人也同樣這麼認為,乃據民調指出,芬蘭民眾心目中最欽佩的公僕是警察與獄警,因為他們對於罪犯,往往是呵護得無微不至。此外,就人口比例來說,芬蘭警力雖是全歐洲最少,但是因為該國不貪污,且重大刑案,九成都能偵破而樹立名聲。曾當過巡街員警及刑警,現在主管該國獄政的薩米蘭先生說:「我也知道,我國的制度會令人好奇,大家參觀我國的監獄,逛逛我國的街頭,就知道我們這種淡如輕煙的執法方式是很有效。我不怪別的國家制度太嚴苛,因為它們有不同歷史及政治背景,但我們的模式很適合我們。」事實上,芬蘭算是「柔性」司法的實驗室因為製造暴力溫床的社會及經濟地位差距,並不存在芬蘭這個福利國家的社會中,犯罪率相當低,而執法警員也常有熱心民眾協助。所以,參觀芬蘭的矯正機構,無論是開放式或封閉式的監獄,都沒有一股監獄的氣氛與感覺。例如該國的哈米里監獄屬於封閉式監獄,但參觀民眾或探監家屬竟可駕車長驅直入戒護區,因為根本沒有大門。獄方也拆掉專為防止戒護脫逃之圍牆,而改用較不刺眼的監視攝影機及電子警報設施、牢房本身看來像學生宿舍,走到地板上是鋪著油布,兩側是寬大的居住空間。  

 

  芬蘭監獄戒護管理人員都不佩戴武器,有的穿便服,也沒有任何徽章。據典獄長表示:該監獄共有十把槍,但全部鎖在他的保險箱內,只有在犯人移監時才拿出來亮亮相。更令人好奇的是,在開放式監獄,管理員彼此都以名字互稱。典獄長都被稱為經理或主任,受刑人有時候被稱為「客戶」,年紀輕的則稱呼「學員」,據一所少年監獄的典獄長(經理)表示,他們的職責其實就是扮演父母親的角色。受刑人可申請回家,尤其在刑期快屆滿前,放假次數愈頻繁,另外,刑期服完過半後,犯人即可向監獄申請私人房間,每次可與探監的配偶或子女在房裡待上四天。據芬蘭國家法律政策研究院院長塞帕拉先生說:「芬蘭處理犯罪政策相當專業同時確信,懲處有樹立道德及價值觀的效果,而不是在報復。」塞帕拉院長亦指出,芬蘭由於這項寬鬆刑事政策,過去廿年來,少關了四萬名囚犯,也節省兩千萬公帑,而犯罪率也節節降低到北歐地區的標準以下。 

 

三、像高級飯店的瑞典女子監獄

   您看過附設三溫暖、騎馬場的豪華監獄嗎?瑞典有一座女子監獄,不但每個受刑人都擁有獨立的套房,房內還有電腦和彩色電視機,豪華的享受,如同是住在高級飯店一樣。舍房窗台上種著綠色植物,書架上擺滿她們的化妝品,無聊時還可以上網。喜歡看什麼電視、聽什麼音樂,都沒人管。受刑人若是在舍房裡待煩了,還可以出去打籃球、做日光浴等。這不是高級飯店,而是瑞典女子監獄的基本設施。除了室內活動外,戶外也附設馬場,讓受刑人騎馬消遣、如果還是覺得無聊,監獄也允許受刑人的先生或男朋友在這裡探視過夜。

 

事實上瑞典監獄早以重視人權著稱,只是過去曾因為荷蘭海牙的戰犯法庭,打算把前波士尼亞塞裔總統普拉芙西克,移來這裡服刑,才讓這座監獄成為媒體注意焦點。普拉芙西克因為在19921995年之間的波士尼亞內戰、參與種族屠殺決策,造成二十萬人死亡或失蹤,而被戰犯法庭判處11年徒刑。不過有不少波士尼亞人對於普拉芙西克,可以在這麼享受的監獄裡服刑,感到不可思議。因為對大部分的受刑人來說,住在這裡的日子比在外面的自由生活更無憂無慮。

 

 

日本老人犯大增,進監獄如上天堂

   

日本廣島縣「尾道監獄」一塵不染的老年犯居住教區裡,受刑人的自由時間可以閱讀大字印刷的武士道小說,使用卡拉OK唱老歌,牆上有扶手鐵桿,獄方另備有金屬的助行器,方便耄耋的受刑人去洗蒸氣浴或每日做輕鬆的工作。在囚室裡吃完低鹽晚餐後,大部分老年犯便蜷曲在床上,水瓶添滿熱水助他們溫暖過夜。其實,日本國家提供的福利制度有限,讓一群為數雖小但漸漸增多的老年弱勢族,遇到嚴峻的財務困境時在安全的監獄過日子,比起在外面靠自己過日子,較為誘人。例如在2004年,全日本64所刑事矯正機構,只發生10件犯人與犯人間暴力戒護事件。而日本廣島縣之「尾道監獄」跟其他許多日本監獄一樣,提供受刑人揉合而舒適之處遇環境,類似軍校與修道院安養地方的生活。大部分犯人以67人,睡在同一舍房,獄方規定有很長的時間必須靜默,目的是不讓受刑人交談吵嘴,也防止結黨。但老年犯居住區的隱私空間比較多,環境像醫院,備有許多私人房間、舍房門上均貼有圖表提醒老人犯,要特別注意膳食及身體狀況。可見監獄照顧真是無微不至。

 

 

 世界最高檔的「戒毒所」

    台灣第一座公辦「戒毒村」,係於民國829月,在台南監獄附設於台南縣山上鄉山區之明德戒治分監,可收容300名毒品犯,其硬體設施為712人式小木屋,雖頗具規模,但行刑處遇除採三階段之「調適期」、「心理輔導期」、「社會適應期」外,與現在成立不久新店、台中、高雄與台東戒治所,並無二致。然而,美國南加州馬里布市,竟有12座明星名流的戒毒村,簡直像數座五星級飯店。  

 

  依據馬里布市市長最近曾自豪地說,這個名流富豪聚居的濱海城市是「戒毒戒癮天堂」,所謂天堂是指動輒每月收費達數萬美元,在這裡取代團體治療和紀律生活的是賞鯨、按摩、美食及騎馬等享受。因為光是在馬里布市就有12家以明星及富豪為對象的「戒毒戒癮spa」,這些超豪華戒癮所的命名頗有學問,聽起來絕對不會和戒毒、戒癮產生聯想,例如「許諾戒癮所」、「過旅戒癮所」、「文藝復興戒癮所」、「美麗世界戒癮所」、「和諧美地戒癮所」等名稱,其治療項目除毒癮外尚包括酒癮、藥癮、飲食失調,至為行政高層減壓、為明星抗抑鬱等,一個月的費用是35000美元(約新台幣114)8萬美元(約新台幣260萬)不等。

 

    例如,在取名為「文藝復興」這座戒癮、戒毒所,50位工作人員只服務12位病人,有些單人房比一般公寓還大;另座過旅戒癮戒毒所可為病人安排衝浪教學,病人穿泳衣、忙著講手機,看起來像在高級飯店度假一樣。而在和諧美地戒癮戒毒所,病人可以要求私人管家侍候;於西元2002年開張的美麗世界戒癮戒毒所一次只收五位病人,多次入住的失常女歌手蔻妮洛芙小姐,就是他們的活廣告。和這些新興的五星級療養中心比起來,過去最著名的戒癮所加州貝蒂福特中心簡直成了軍營。有25年歷史的貝蒂福特中心堅持傳統的「12步驟療法」及團體治療。不管名人也好、富豪也罷,一樣得黎明即起、疊被鋪床、自己煮咖啡、晾衣服。病人雜務自理,每天並得和20名病友團體治療,每月2.1萬美元(約新台幣68萬)。據貝蒂福特中心執行長施瓦茨洛澤指出,戒藥癮並非易事,有效的治療方法,加上紀律及決心才是戒除惡習的不二法門。美麗世界戒癮戒毒所的主管孔茲利則說,如果用傳統療法,平日養尊處優的病人一想到得自己洗馬桶,根本不會走進戒癮中心。而令人好奇的是,如此舒適的戒毒營,其再犯率究有多少?值得懷疑。  

 

  台灣監獄的受刑人把無圍牆的外役監獄視為類似上揭之「天堂」,因為開放式矯治處遇措施,有返家探視、與眷同住暨優厚的縮短刑期與膳、住環境,因而監獄改良鼻祖約翰‧霍華德(John Howard)曾說:「唯自由使人適應自由(It is liberty alone that fits man for liberty)。」之道理。因此1967年美國詹森總統「法律執行與司法行政委員會」曾建言:「受刑人愈浸潤於犯罪矯正過程,其愈受矯正機構懲處氣氛之箝制,而復歸社會將更加困難,矯治過程應致力於清除受刑人回歸社會之障礙」。雖然台灣的監獄無法完全像前揭歐美特殊監獄之特殊處遇,但由於矯正工作人員之辛勤付出,衣、食、住、育、樂等方面,均獲得良好的照顧。臨床實驗。

 

    唯依據專業學者研究指出,坐牢雖然沒自由,卻可以讓人活得比較久。例如依美國司法部的統計顯示,州立監獄受刑人的死亡率明顯低於一般人,黑人的差距更高達57%、美國各州監獄在2001年到2004年之間,共有12129名受刑人死亡。美國司法部整理、分析資料發現,受刑人的年平均死亡率為10萬人中有250人,而美國1564歲民眾的平均死亡率為每10萬人有308人。黑人囚犯死亡率為每10萬人有206人,全國黑人死亡率則為每10萬人有484人,兩者差距57%。但白人或西班牙語系受刑人享受不到坐牢的好處,死亡率略高於全美平均值。而服刑期間死亡的受刑人,8%是死於自殺或謀殺,2%是因為偷偷喝酒、吸毒或意外受傷喪命,1%死因不明,其餘89%均死於疾病。病死的受刑人中有,三分之二是在坐牢前就因致死疾病出現健康問題。至於美國州立監獄受刑人最常見的健康問題包括心臟病、肺癌、肝癌、肝病和愛滋病相關疾病。病死獄中的65歲以上受刑人,有過半數以上入獄時至少已經55歲。此外,又據統計美國監獄收容人因病死亡,男性比女性高72%,病死的女性受刑人近三分之二有乳癌、子宮/子宮頸癌、卵巢癌,男性則4%罹患前列腺癌或睪丸癌。 

  

由上揭觀察,在監獄服刑之收容人,由於人道處遇盛行下,他(她)們的食、住問題,似乎越來越舒適。既然「吃牢飯能活得久」,對於刑罰之「應報」、「嚇阻」、「矯治」、「重整」與「修復」之六大功能,可能會隨時空變化,而改變其機制了。



高雄第二監獄前典獄長吳正坤

資料來源:全國矯正機關
張貼日期:2009.10.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