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定古蹟嘉義舊監獄

獄政趣談

奇特的女犯

一九九九年,前法務部廖部長,即現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,應大陸北京大學邀請,與北大法律系教授進行學術交流,對兩岸共同打擊犯罪,頗多建言。而大陸與台灣獄政相關刑事矯治機構,近年來透過「中華民國犯罪矯正協會」安排,亦頗多互訪活動,無形中也揭開大陸監獄神秘的面紗。這裡要介紹最近有一奇特的犯罪現象,即現階段在台灣厲行「掃黃專案」,把色情趕出街頭,一九九三年,大陸卻發生「賣肚皮」借腹生子的「嬰兒製造業」,真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
話說當年在大陸河北省和山西省交界的偏遠山區村落,住了一戶人家,祇有一母三女。因為在山區交通不便,謀生不易,一天母女四人悶得發慌,愁坐屋內嗑牙閒聊----- 。
「我說,三位寶貝女兒啊!你們也都二十幾歲了,妳父親早逝,我們雖有些旱田,但家裡也無有力氣的男兒幹活啊!長此以往,快把老本吃光了,是不是想個法子啊!」這位四十來歲「風韻猶存」的母親吆喝著三位女兒。


當她母親嘮叨許久了之後,剛滿二十歲約三女兒尋思良久,突然「曖!...」 一聲,道出「有了!」。逗得在旁閒得無事的廿二歲次女「莫明其妙」說:「妹子!何事有了?」其母親也詫異:「快說,有何幹活之賺錢妙方?」。


這位尚未脫稚氣的三女兒慢條斯理說道:「據說,鄰村某位莊稼漢結婚已五年了,膝下無子;而他家蠻有錢的,最近不是暗中四處託人願意以四仟元人民幣收買一名嬰兒嗎?但是咱們一胎化政策下,每一戶僅有一個小孩,誰又願意『忍痛割愛』呢?...」。話還未說完,某母親打斷話頭說「女兒!妳想到那裡去了?難道...妳願意『賣肚皮』生孩子?」其女答道:「媽!答對了!您想想看,我們身無一技之長,地處大陸偏僻山區,謀生之道,捨此有何他策?」於是一家四口商議許久,決定先由最年輕約三女兒試辦,打出招牌「出租肚皮」----生嬰兒。


果然,暗盤生意馬上「成交」。她和這位陌生的鄰村莊稼漢同床共枕一個月,順利懷孕,十個月後產下一名白胖胖的男嬰。當她手中接下幾乎要做工做一年才能賺得到的四千元人民幣的「報酬」後,次女兒也受不了如此「誘因」,要求讓她加入陣容,冒然參加「生產」行列---接受借腹生產的「訂單」。


大家都知道,大陸鄉下,交通雖不便,但風聲走漏,傳得特別快,那些愛人同志之太太不孕,一大票想當父親的男人即聞訊蜂擁而至,排隊等候「製造孩子」。有一次竟然為了排隊有人想出高價「插隊」而雙方吵起架來,逼得不得已,「訂單」太多,不敷分配,她的母親,被形勢所逼,為了客戶信用問題,也下「工場」作業---啊!就說『下海』吧!


最後,遵守禮教最嚴謹且幾近二十六歲的大女兒,眼看兩位妹妹與母親都投入「生產行列」而「客戶」又是大排長龍,不忍心家人「太辛苦」了,未久,也「下工場」參加「製造嬰兒」之行列。


當她們四部「生產機器」,陪客人睡覺,營業七年,接受「客戶」訂貨,七年來「製造」出十七個嬰兒,共賺了六萬元人民幣---其中的「產品」有十二個男孩和五個女孩;如此「知名度」打出去,遠播到大陸「天津市」後,引起大陸「公安」的注意,雖然她們「增產報國」的「產量」豐碩,但除了「漏稅」---未申報「營業所得」外,也被逮捕,理由是「肚皮工場」之「產品」是嬰兒,違反大陸之「工商政策」。


其實,若是大陸這四位賣肚皮生子的母女,知道台灣有些未婚或婚外情生子,嬰兒能「俯拾可得」,且社會上還有這麼多高級知識份子的「優良品種」遭到「墮胎」的命運。


也許,她們會唉聲長嘆---「到台灣,我們沒拚了...」。
畢竟,在我國,台灣的監獄迄今尚未監禁有如此「奇特的女犯」啊!

 

高雄第二監獄前典獄長吳正坤

 

資料來源:全國矯正機關
張貼日期:2009.10.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