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定古蹟嘉義舊監獄

監獄共和國

獄官難為 捨我其誰

獄官難為 捨我其誰 矯正人員訓練所所長黃徵男

當前社會情勢的劇烈演變,人權觀念也逐漸被扭曲,拘禁人犯次級文化的價值體系,亦產生前所未有的震盪。更可悲的是道德觀念的沈淪與墮落,不肖的人犯更視監獄為犯罪的避難所,而「牢頭」、「禁卒」、「獄卒」等係古代流傳至今對於現代所稱監獄官、管理員之揶揄稱呼。然時代己不斷進步,但是這類職銜,仍然不斷地在大眾傳播媒體如電視、電影、報章、雜誌之上出現,作為醜化、譏諷之代名詞,因而造成一般社會大眾對獄政人員之錯誤觀念,甚至產生許多誤解,使獄政工作因此無法得到應有的重視。

事實上,我們都知道在五公尺高牆下的獄政工作,是單調且枯燥乏味,是辛苦又須犧牲奉獻的。在高牆內之工作人員,則是一群常被社會遺忘,地位不高、待遇不好,又默默耕耘且無怨無尤,為矯正人犯工作奉獻心力的人。尤其是監獄官必須長期忍受調動頻繁、妻離子散之苦,更甚者是基層管理人員位卑俸薄,受盡社會歧視,日夜與人犯同處,可說是與虎同柙,安全又受到莫大威脅,其壓力之重不分日夜,不管月暈礎潤,仰是節慶假日,莫不披星戴月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誠如有人說管理員與監獄官是「無罪陪人犯坐牢」,猶如被判二個無期徒刑,因為無期徒刑人犯執行十五年以上即可獲得假釋。而獄政人員須服務滿二十五年才能自願退休,這是何等悲哀,然他們並未國此而灰心氣餒,相反地卻扮演人性工程師角色,為矯正人犯之神聖而有意義的工作,戮力以赴,使人犯出獄後不再犯罪,以增加社會安定力量。
燃燒自己、照亮病犯
監所人犯生病在所難免,除在監所內本身病舍醫療之外,遇有急、重病,衛生科醫師限於設備,無法有效醫治時,必須戒送外面醫院就醫,甚至住院,偶有病重不治,則輿論譁然,交相指責,指管理人員草菅人命。也有家屬平日未曾探視聞問,此時卻是關懷備至,更甚者糾眾抗爭求償、漫天叫價,戒護人員平素專心照顧,逢此不幸則又飽受謾罵,真可謂情何以堪,而是看護病患是既吃力又不討好的苦差事,除了要隨時不脫離視線外,更要服侍湯藥,生活的點點滴滴,無一遺漏。
偶而碰到頑劣人犯,不但不聽醫師及護士指示,破口大罵令醫師不願醫治,護士敬而遠之。更有人犯故意不打針、不吃藥,管理人員還須說好說歹,拜託醫師勉為其難給予醫治。這種忍辱受氣,其內心感受不言可喻。同時近年來暴力犯增多,非法槍枝不少,惟恐外醫遭受劫囚,己承受相當大的壓力,並且還要防止人犯耍各種花招藉機脫逃,稍有疏忽則自己刑責加身。管理員戒護住院除要忍受挨餓受凍之苦與長途跋涉服勤之累外,還得忍受病房內病犯針劑、藥味與污穢及其病苦呻吟聲的干擾,長期戒護恐怕因精神與體力雙重壓力下,自己卻可能受不了而病倒,此時卻又要以無比的愛心與耐心去照顧病犯,比起其父母猶有過之而無不及,而管理人員衷心期盼的,只是希望他早日康復,別無他求。
年節守夜、無法團聚
監獄是國家執行刑罰的場所,由於工作對象均是社會之邊緣或問題人物,藏龍臥虎,惡性不淺,如殺人、搶奪、恐嚇、勒索、槍砲刀械、販毒等應有儘有,管理工作至為困難,平時夜間勤務每三小時一班輪值,每當正要進入夢鄉之際,叫勤鈴響起,帶著惺松睡眼,離開暖和的被窩,在寒風中穿梭來往,每每雙手僵硬、四肢顫抖,經年在睡眠不足,日夜顛倒,冷熱夾雜中渡過,逢年節管理人員更是須加強勤務,小心謹慎,只因人犯每逢佳節倍思親,常會不計後果,企圖越獄脫逃或藉故鬧事。由於職責在身,為了大我而忍痛離開溫暖的家,無法與家人團聚,只能則家人體諒。畢竟社會大眾的安全,必須仰賴這群付出無限辛勞代價的人來維護。獄政人員每思及此,就覺得自己的犧牲是值肯定的。
單調乏味、無罪陪牢
矯正管理工作,幾乎是一成不變的,從早到晚都是單調、呆板、千篇一律,然勤務崗位有所不同,但是對象都是人犯,每天所接觸之事物也是相同。難免會產生厭煩心理,欠缺新鮮感與挑戰性,而身為管理員,朝夕與人犯相處,嚴守紀律,不能越雷池一步,其生活既單調又乏味。每天除休息時間及晚飯後忙裡偷閒,欣賞短暫電視節目或打乒乓球、撞球、唱卡拉ok外,晚上八時準備就寢(班),這是唯一調劑緊張、疲憊身心的方法。
吃、睡在監內,放眼盡是高牆鐵窗,層層關卡,簡直形同人犯。休息時間偶而還要備勤、待命,隨時接受任務派遣,有時還會擔心獄內囚情穩定與否。病房內老鳥是否欺負新進菜鳥,頑劣重刑犯是否企圖脫逃,安全檢查是否很澈底,深更半夜倘有人犯鬧房或鬧事者,仍得趕緊著裝應付,戰戰兢兢,臨淵履冰。當輪班勤務、巡邏舍房與圍牆內環境,一房又一房、一處又一處,不敢稍有懈怠,青春歲月就在這樣無聲無息中流逝。人犯有時還會嘲笑著:「大主管不也是陪我們人犯坐牢嗎?」。而在人犯口中還流行一句話,那就是「戴帽子的也是判無期徒刑」。的確,二、三十年服務生涯所做出的生命奉獻,有誰能夠體驗到他們的苦處?又有誰瞭解他們的心酸?
忍辱負重、無怨無悔
矯正工作是漫長而艱苦之誨人事業,必須付出無比的愛心、耐心,去安定那些身陷囹圄者的情緒,鼓勵人犯向上,培養其適應社會生活之毅力,重建其人格,將來成為社會有用的人。然而儘管教人員不眠不休、全神貫注,有時仍難免無去面面兼顧,做到盡善盡美,以應付人犯無止境的要求,遂常會因微不足道的芝麻小事,引起軒然大波,加上社會上一般人對過去牢獄形象錯誤觀念,認為監獄照顧不周,不顧人權,管教人員平時之辛勞,會付之東流,有時還會被罵得體無完膚,所忍受的怨尤,豈是常人所能了解。

倘不幸發生監所事故,受刑人頓時成為社會同情的弱者和溫馴的羔羊,管理人員除本身要接受懲戒外,社會更是不諒解的大加撻伐。故為防患未然,得隨時加強戒護,以監所為家,時常深更半夜才回家安歇,讓妻兒在家操心,引頸企盼,連晚飯也無法一起享用,難免會埋怨、嘮叨。管理人員衹有忍氣吞聲多予安慰。身為人性工程師的矯正人員,一年四季,監守崗位,默默耕耘,為維護人犯安全,感化人犯及防衛社會付出無數心血,毫無怨言,也不悔恨當初選擇這種莊嚴、神聖,又艱苦而有意義的工作。
深具危險、事故屢見
矯正工作人員在高牆內,朝夕與人犯相處,其危險性常為一般人所忽略淡忘,有時甚至犧牲寶貴生命,如七十年七月九日澎湖監獄管理員陳金財,被殺死一案即為例子,因為一般人不知道身繫囹圄的人犯,心理不平衡,情緒暴躁,隨時會走極端,再加上有些人犯,犯罪手段殘酷,惡性深重、積習難改,更有曾為亡命之徒或職業殺手,置身其中,其危險性並不亞於一般警察人員,各路英雄、好漢聚集一堂,沆瀣一氣,工作人員隨時要接受挑戰與面臨意外攻擊,在過去歲月中被侮辱、殺傷,甚至被殺死者,屢見不鮮,近年來雖然各監所不斷地加強安全設施,管教人員安全已大為改善,然潛藏的危險性,誰也無法保證安全,衹有加強防範,以減少事故發生。
職責綦重、重輒受懲
暴戾之氣,瀰漫整個社會,暴力犯罪時有所聞,每天報紙社會版比比皆是,這些違法的人一旦入監所後,非但不能自我檢討,反而懷恨、仇視社會與法院判決不公,心理不平衡,常投射在矯正人員身上,所以他們的心態與反應不難想像。而且,人犯囚情動態是瞬息萬變,稍有疏失,事故乃見,因此在心理上隨時要有如何防止脫逃、自殺、暴行、鬧房或暴動、擾亂秩序行為等發生之準備。雖然經常小心翼翼,但是仍難免掛萬漏一,防不勝防。故監所中還是發生脫逃、自殺、鬧房等事故,使工作人員背負重大責任而遭受嚴厲的行正懲處,監所業務繁多,責任綦重,必須時時提高警覺,否則因一時疏忽,出現紕漏,造成嚴重後果,社會交相指摘、詆譭、嘲諷,否定一切工作成果,抹殺工作價值,這是何等無辜。

待遇微薄、陞遷不易

基層管理員每月薪俸區區四萬五千元而已,實不足以養廉,平日省吃儉用、粗茶淡飯,勉強養家餬口。既要馬兒好,又要馬兒不吃草,談何容易?倘若家小發生病痛,則是捉襟見肘,寅吃卯糧,尤有進者,如無法配到公家宿舍,又要額外負擔高昂房租。試想在大都市中如何過日子,就是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。不得已妻子衹有去上班,或在家與兒女兼做些手工副業,貼補家用,再大的抱負,再高的理想,仍然無法脫離現實生活,待遇微薄,直接影響工作情緒,這不也是全體管理員之共同心聲嗎?

「萬年管理員」與「老看守」之雅號,依然存在。青年時代抱著滿腔服務熱忱,踏入監所大門,畢生奉獻,直到頭髮斑白,已屆退休之齡,仍然是管理員,因為陞遷管道窄,編制有限,欲升科員,談何容易,更遑論科長以上人員?人往高處爬,水往低處流,有辦法的人早已另謀他就,或商調其他行政機關,當村里幹事或學校辦事員,沒有辦法的,衹好委屈求全,無路走才來看「看守」(指日據時代管理員稱呼)。昇遷無望,前途茫茫,正是時下監所管理員心態之最上寫照。

管理頑犯、備極艱辛
監所是各種人犯聚集之場所,犯罪者的大熔爐,龍蛇雜處,所以管理上必須大費周章,特別是面對頑劣人犯更是勞心勞力。如非親身體驗,恐難領會其中苦澀的滋味,管理太嚴,不免怨聲載道,容易導致情緒不滿,引發意外;若太寬,則紀律廢弛,人犯肆無忌憚、囂張跋扈,又易爆發重大事故。管理員在工作中常會碰到一些不可理喻的人犯,費盡唇舌,苦口婆心,仍然當耳邊風,我行我素,弄得一肚子窩囊氣,有時下班後仍良久無法釋懷,長久下來罹患心臟病、腸胃病者頗多。
頑劣人犯很多是監所常客,進進出出視監所為其溫暖的家,對監所內的一切瞭如指掌,對機關首長及戒護科長作風,與每位管理員的個性,也摸得一清二楚。這些人犯善於鑽營,挑撥離間,製造矛盾,資深幹練的管理員都窮於應付,新進管理員則是丈二金剛,摸不著頭緒,特別令人感到頭痛的是,頑劣人犯常藉故製造事端,煽動集體鬧房,公然挑戰獄方,危機四伏,其危險性可想而知,非一般人所能想像與理解。

人滿為患、人犯至上
監所收容人日益增加,戒護人員嚴重不足,導致戒護人員壓力大增,每週除正常上班勤務外,經常須於休班或下班後加班值勤,辛勞備至。在監服刑人犯在矯正工作人員悉心呵護之下,吃穿不愁,「教」、「養」、「衛」一應俱全,各級籌辦伙食人員絞盡腦汁變換菜色,仍有「豆漿不夠甜」、「排骨不夠酥」、「水果不夠美」、「蔬菜不夠鮮」等抱怨之聲,時值炎夏,深恐人犯肝火上升,情緒浮躁,還有綠豆湯、仙草冰伺候。
時下監獄建築已全面現代化,通風佳採光好,連庭園景觀都檢為考究,稱不上富麗堂皇,也可說是美輪美奐,難怪第一次踏入監所的參訪者,莫不異口同聲:「好像觀光飯店!」。逢年過節菜餚豐盛,並致贈人犯當日用品,各界慰問溫情無限,而戒護人員則須日以繼夜辛勞服勤,默默犧牲但卻無人聞問,心怎能平?身為矯正工作第一線的管理人員,人人感觸良深,戚戚在心。


愛的教育、頑石點頭
矯正工作係良心事業,也是救人工作,雖然在工作上要蒙受重大壓力且辛苦,尤其對冥頑不靈人犯,更是頭痛,每天又面臨挑戰,身心飽受煎熬,但是矯正人員仍然秉持以愛的教育,鐵的紀律,充滿愛心來從事管理輔導感化工作,付出心血來幫助人犯,重建他們的信心與希望,挺身而起,從過去坎坷、荊棘人生中開創光明前程。由於工作人員不辭勞怨,默默奉獻,細心關懷,激發人犯向逆境博鬥意志,即使是再頑劣的人犯,終究還是可讓頑石點頭。在過去工作經驗中,每逢聖誕佳節及年節,即有出獄人寄送賀卡及打賀電問好,充滿無限溫馨,表示感謝主管循善誘與耐心的教導,才有今日之浴火重生。平時亦有出獄人犯以書信對管教人員表示由衷感激。這種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,實在是無價的,也令人感動,此亦充分表示矯正人員辛勤的耕耘與付出,沒有白費,值得安慰。
即使在最陰暗的角落,總有許多人將自己當成蠟燭一般燃燒,將光和熱散發出來,希望幫助迷途中的羔羊,幡然悔悟及時改過。矯正工作同仁每天默默付出心力,時時為遏阻犯罪,預防再犯及導引迷失受刑人,走出陰霾,步入正途,潤澤重生而努力不懈。大家並以監所的工作就如同甘霖,亦如雨露期許自己,冀期讓那徬徨無助的心靈得到滋潤,也讓受刑人在失自由的環境中,予以適度的關懷與教育,又當他們失落頹喪的時候,伸出援手,使其將來復歸社會後不致再犯,成為國家有用的國民,也讓我們的社會和諧、安定。或許我們並沒有那麼偉大,但是只要我們盡心去做就是完美。
擔任監所工作的我們,雖然有上述的心聲,但誰叫自己選擇了這項行業當我們的志業。這一切的挑戰,我們還是要勇敢面對,如今懍於職責所在,自當益勵忠勤,忍辱負重,相互砥礪,提振你我共同為這建構人性、善導人心的犯罪矯正工作努力邁進,俗云:「身在公門好修行」,雖然我們這群在監所裡,默默從事改造人性,淨化人心的神聖工作者,少有掌聲與慰藉,但我們依然辛勤惕勵,用熾熱的愛心來澆灌收容人的心靈,讓每一個走出監所的收容人,能夠走出悲情、迎向晨曦,再建璀燦美麗的人生。(引自作者 監獄共和國一書)

資料來源:全國矯正機關
張貼日期:2009.10.16